您現在的位置:?臺海網 >> 生活頻道 >> 科技  >> 正文

厲害了!藍色光標開啟AI機器人書寫時代 營銷行業將被徹底顛覆

www.yocmur.live 來源: 臺海網 用手持設備訪問
二維碼

創作是一種無中生有的過程,從0到1,創造出世界上本來不存在的東西。而AI現在能做的,不過是從1到N而已。

最近紐約每日新聞迎來大批裁員,就連總編輯也被“炒魷魚”。這一刻,服務每日新聞長達20年來的老記者編輯們在門口相擁而泣。要知道這可是世界上最知名的地鐵小報。

妙筆機器人由藍標子公司捷報數據研發,可以在1秒內改編出數千篇新聞稿,并且內容還可以根據不同傳播渠道變換風格——逗逼的、賣萌的、二次元的……只要你能想到的。

妙筆機器人的改稿過程主要分為三步:第一步,輸入原新聞稿標題和內容;第二步,機器對原文進行理解和分析;第三步,選擇成稿數量,針對微信、微博和網易新聞的特性,在保證中心內容不變的情況下,改換不同風格的標題和內容,自動插入相關圖片、商品鏈接、名詞解釋和延伸閱讀。

周登平進行了現場演示,搜集了大眾途觀的新聞后進行現場修改,一秒鐘的時間,機器挑出了關鍵信息,并在屏幕上跳出來1000篇文章,配圖各異。

周登平告訴品途:“他會在相關信息的網頁抓取圖片,所以不會出現文不對題的情況。”關于文字和圖片的版權問題,周登平解釋到:“目前使用的庫也主要是基于品牌客戶的圖片,大多數是客戶找媒體拍的,不存在版權問題。”

妙筆技術顧問,北京大學計算機研究所教授、博士生導師萬小軍對品途表示:“這是一個從結構化數據到非結構化數據的過程。”

目前由輿情機器人判斷新聞的調性是正面還是負面,從而選擇采納與否。

個性化是改編難點。

據了解,國內今日頭條、南方都市報等知名度機器人寫稿項目都離不開萬小軍的技術支持。

萬小軍對品途表示:“寫作從傳統的規則到統計再到深度學習有非常大的進步,但是難度在于技術的遷移很難,比如你這個技術模型可以寫體育新聞,但是遷移到娛樂新聞領域就不行了。做不到一套軟件通用。”

改新聞的意義何在?

作為一家公關公司,妙筆這個機器人把同一篇文章改編成不同類型,最大的目標離不開營銷。很多客戶會對藍標提出各種各樣的需求。同樣的內容面臨不同的受眾需要、不同的風格語境。

1、蹭熱度,提高品牌露出。借助熱點可使傳播事半功倍,但新聞熱點

2、節省時間的個性化。好的傳播效果需要傳播量的支撐,不同平臺對傳播內容有不同風格要求,千人千面的信息分發機制讓完全同樣的內容被折疊和淹沒。

妙筆機器人在改編完文章后,可以和藍標推出的生花機器人進行合作,妙筆將一篇公關稿改寫完成后,生花機器人主要負責把內容分發,并根據風格調整匹配到自媒體平臺,將批量文章一鍵自動發布到各個平臺。

妙筆和藍標推出的14款機器人配合,可以監督輿情。這節省了大量需要實時檢測企業負面信息的重復性人力工作。也可以監督品牌內容的傳播效果,并實時的重構傳播模型,重新改寫傳播信息。

周對品途說:“個性化傳播是一個重要訴求,如果一個人看到大眾途觀的標題他不一定愿意點開,但如果是關于越野自駕游的他可能更感興趣,這個時代你讓用戶看廣告可以,但要理解用戶喜好,給用戶一個好的理由和場景。AI在內容傳播上可以根據用戶產生千人千面的場景這是一個好的趨勢,他可以將用戶想讀的和品牌想傳播的內容做一個完美結合。”

藍色光標COO熊劍表示,AI技術正在重塑整個營銷行業,機器人讓營銷人從數據整理、素材分析等繁雜的工作中解放出來,聚焦到更具創造性的工作,提高營銷人的工作效率。另外,營銷過程中的數據可以被實時抓取,涉及的算法和數據均在系統內沉淀,促進營銷決策、創意產出愈加具有科學性。

目前,AI完成的文章已經應用在商業,教育等領域。依靠強大的數據平臺,AI以數秒之內就可以生成一篇稿件,速度無人能及。

既然寫稿機器人已經能夠如此神速流暢的編寫出一篇新聞稿件,那么作為傳統媒體人會不會面臨失業呢?

萬小軍教授認為:“機器寫作的難點目前還無法攻克。截至目前機器人只能撰寫消息類稿件,諸如深度、人物專訪類還無法勝任,但因其屬于批量生產類型,每天可完成百篇稿件,在稿件數量上’完勝’人類記者,這體現了知識工作自動化發展的趨勢。”

騰訊對品途商業評論表示,以騰訊的AI寫作項目Dreamwriter為例,它雖然已經應用在了財經和體育的短報道上,但是進展緩慢,代替人類記者還為時尚早。

可見,目前生成性文章目前只能應用在部分領域,現在還不可工業化。

另有研究者表示,“現在的AI就像一個個嚴重偏科的小孩,在某些方面極其擅長,但在某些方面又相當弱智,有些能力則是完全沒有。AI實際上很難超越人類。雖然,關于AI完成了作畫、作曲、寫作之類的新聞層出不窮,但這些新聞其實少有將AI的作品完全展示出來的,原因很簡單:它們大多數都太慘不忍睹了。”

翻閱AI寫作的相關報道不難發現兩個事實:

1、所有的AI作品的完成都或多或少得到了人類的指點;

創作是一種無中生有的過程,從0到1,創造出世界上本來不存在的東西。而AI現在能做的,不過是從1到N而已。你給AI再多次的訓練,它也只不過是更改一個個值對應的函數和概率,卻理解不了這些值背后的含義,更不用說從海量信息中挑選出有價值的信息來作為新作品的題材了。

通過采訪和調查,筆者雖然發現目前的AI寫作還處于初級階段,但是它背后的潛力依然讓“靠寫字謀生”的筆者不能平靜。如今,業內都在討論AI的“奇點”,“奇點”可以理解為AI從目前的弱人工智能變成強人工智能。

李開復認為,從目前的弱人工智能到強人工智能(如同人類可以推理和解決問題的AI)需要漫長的時間,但是從強人工智能到超人工智能(超越人類的智慧意思)可能僅僅需要一天的時間。

雖然當下,寫作者還可以惴惴度日,但高枕無憂的寫作時代已經結束了。如果奇點真的來臨,作為寫作者的人的價值真的毫無存在必要了嗎?

雨果科幻文學獎獲得者,《北京折疊》作者郝景芳給出了她的思考:“在未來,工廠機器流水線留給機器人,人會以更加富有創造性的方式與流水線競爭。人的獨特性會體現出來:思考、創造、溝通、情感交流;人與人的依戀、歸屬感和協作精神;好奇、熱情、志同道合的驅動力。”

人和機器人最大的差別不是計算能力和文字轉化,而是人的情感、道德內核以及對現實世界的觀察與思索。創造者的個性化思考才是文字作品的價值所在!

本文由藍標妙筆機器人改編。

免責聲明:本網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,本站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

相關新聞
澳洲幸运5看号技巧